看都不看我的说道

“投票吧。”主持人说完之后,一个中年人便把视线从台上移了下来,说道。看他说话的样子颇拽,这家伙应该是大股东的代表吧。不过当他说完之后,却好像没有什么人坐过去做出表决的样子,只是纷纷扭过头看着他。他也不觉得奇怪,继续说道:“我们公司的意思是,既然阿公昨天就到了,那还是赶紧把阿公叫过来吧。”当他刚说完,别人就都面无表情地扭回头,然后那个主持人就走出了vip间。“呓,不是说投票吗?怎么都没有投票那人就出去了?”我奇怪地问张盛道。张盛翻了一下白眼,小声道:“挑,投根毛咩,他们公司占了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说投票还不是他说了算?次次都是这样的啦。”“哇靠,怎么你们地下势力也搞得这么虚伪的?”“难道你还以为黑社会有多真诚吗?”“那倒也是,不过说起来,这间公司如果占了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那么每年岂不是在这间赌场可以赚七八亿?我靠,这个房间都装不下啊,喂,那是间什么公司啊?”“我也不知道,我爸没告诉我,你也不要问了,这种事情知道得越少越好的……还是等下看看阿公跟杰克李的对决吧。”“哈,难道那个阿公比这个杰克李还要厉害吗?”“那还用说,我爸爸说,他当初就是因为见识过阿公的本事之后,才毅然决定用大半身家参股这间赌场的……”我们俩正说着间,突然我感觉到我的左手某一根指头有一种强烈的震动感,我转过身去看,正是戴着青龙戒的那根戒指。不止是在强烈地在震动,甚至开始隐隐约约现出形来,这下可把我吓得不轻,赶紧把左手伸进口袋里,心想,“搞什么飞机?怎么最近青龙戒老是出些从没有过的状况的。”谁知道我把戒指塞进口袋之后,那种震动感却愈发地强烈了,而且这种震动并不是表面的震动,而是一种来自手指内部的震动,仿佛是手指内的鲜血在沸腾一般。当过了大概两三分钟后,我感觉到我的手指简直就要断掉了,实在是太痛了,我真他妈的忍不住要喊出来了。而就在我将要喊出来的时候,门推开了,一个看上去大约一米六五左右,勾着背,叼着个老式烟斗,穿着中山装的老人走了进来。他的这一身打扮像极了刚进城不久的老农,但是我身边的那些人却好像对他十分尊重,一看到他进来,便马上一起站了起来,齐声喊道:“阿公。”整个vip房间只有四个人坐着,一个是微笑着坐在赌台旁的杰克李,以及站在另一个角落里装酷的他的两个助手,另一个就是疼得手指几乎断掉的我。“喂,站起来啦,是阿公啊。”张盛见我傻乎乎地坐着,赶紧一边把搀了起来,一边在我耳边说道。奇怪的是,这个老人一进来,我手上的痛感顿时一下子消失得一干二净,一点痕迹都不留,以至于我都怀疑,我刚才是不是发生了错觉。阿公并没有在乎我的失礼,只是笑着扫了我们一眼,然后便坐在了杰克李对面,“南方赌场这次联名将你请来,听说价钱很可观,而你在天庄和我们这儿也赢了不少,是不是该回西海岸晒太阳去了?通海的天气太湿,对关节不好,虽然你年纪轻,但是也该未雨绸缪了,不然到了我这把年纪,就知道后悔了。另外……我还有句话想奉送给你,希望你不要怪我倚老卖老……赌博赢钱是好事,但是赌博赢太多钱,可就显得没有道德了。”“你想知道我的见解吗?”杰克李笑着反问道。“请讲。”“可能……在老先生看来,赌博赢大钱不大道德,但是在我看来……”杰克李说到这里,笑着凑上前,“让财富这么神圣的东西,留在废物们的手里,才是这世上最不道德的事情。”“看来,你不是个很想家的人,而且也不怕麻烦。”阿公眨了眨眼睛,说道。杰克李耸了耸眉,说道:“我只是个赌徒,一个只会输不会退的赌徒。至于麻烦,我虽然年轻,但是我也知道,人生永远都有麻烦。”阿公眨了眨眼睛,想了一阵,点点头,“好,那就干脆点,南方赌场五千万,天庄差不多一亿七千万,我们这里八千万,一共三亿美金。差不多是我们这间小赌场一年多的利润。多是多了点,不过这个数目我老头子还能作主,赌金就三亿,你看怎么样?”“好,我没意见。”杰克李很爽快地答应。“李先生你还年轻,可我不行,我老了,四天四夜的熬,我这把老骨头可吃不消。既然是单人对赌,那干脆更加爽快点,我们每人一万块的筹码,梭哈,五十块为底,每口最少五十块,上不封顶。谁先输掉一万块的筹码,谁就输掉三亿,你看怎么样?”杰克李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答道:“好!”我看到,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闪烁中一种类似张盛眼中的光芒——极度亢奋的光芒!“要不要换荷官?”“不必,这位就很好。”“要不要新牌?”“不用,这里的牌我的助手已经检查过。”“好,那就开始吧。”阿公和杰克李,两个一老一少言尽于此,接下来就是真刀真枪的赌了。主持人很快把筹码清好,在每人面前放下了一万筹码,然后荷官开始派牌,我们坐在一旁,根本看不到两人的底牌,只看到两个人的牌面,阿公是一条梅花j,杰克李是一条黑桃8.“梅花j说话。”荷官说道。阿公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只是眼睛直盯盯地看着杰克李,整整两分钟眼睛都不眨一眼,不是艺术手法,是真的两分钟里,睫毛从没有碰在一起。而杰克李是同样眼睛不眨一下地看着阿公。两人对视两分钟后,阿公眨了一下眼睛,“pass.”杰克李笑了一下,“既然你这么让我,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加注五百。”几乎是在杰克李将五个黑色筹码放在台中央的同时,阿公就面无表情地将同样五个黑色的筹码放了上去,“跟。”在这一刻,我看到杰克李的眼角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表面上看上去只是五百块筹码,但是实际上它所代表的,却是一千五百万美金,而我在此之前看过的最大的赌注不过是一千多块钱而已。此时此刻的这种场面,已经场面中的气氛,使得我不由得脸红心跳脖子粗,好在不是我在赌,要不然的话,我大概非得惊得昏倒不可。我再转过头看了看我身边的那些人,他们很想装得见惯大场面的样子,但是他们屏住的呼吸,以及吞口水的咕咚声,还是无法隐瞒他们内心的紧张。看起来,整个赌场里唯一不紧张的,似乎只有十间核心中的那两个人,阿公以及杰克李。他们没有故作轻松的微笑,也没有任何拘束的表情,只是自然地平静着。荷官继续派牌,这次派给杰克李的是一张好牌,一条黑桃a,而阿公十一条红桃q.看到这张黑桃a之后,杰克李笑着眨了眨眼睛,“为了一条黑桃a,应该稍微下重一点。”说着,他就从筹码里拿出五个黄色筹码,轻轻地放在台子中央,“五千块。”天啊,这是一亿五千万美金,我顿时觉得头脑一阵晕眩,不行,我有点缺氧,谁给我点新鲜空气。阿公坐在赌台上眨了几下眼睛,略微等了一下之后,将他所有的筹码往前推,然后静静地说道:“全部。”整个vip房间里死一般的寂静,杰克李的双眼凌厉地盯着阿公手边的那两只牌,看了好一阵之后,他伸出手轻轻地搓着自己的眼角。这是我进这个房间以来,第一次看到他露出这种犹豫的神情。大约过了两三分钟之后,他舔了一下嘴唇,轻轻把牌盖上。就这样,在第一局,阿公就赢掉了杰克李一半有多的筹码。两个人在赌台上的单挑,有时候就像两个将军指挥打仗一样,运气,战术,心理以及士兵的数量缺一不可。而阿公在第一局就俘获了杰克李的大半士兵。这样,杰克李就从一开始便落入了下风。或许他内心一定为自己刚才的冒进而感到悔恨吧,不过从他的脸上,我们却是一点端倪也看不出来。但是不管怎样,战局确实对他十分不利。拥有了筹码的优势之后,阿公下面的赌法就比第一局要主动得多了。只要有机会,他动辄下出上千元的注码,而杰克李的筹码只有四千多块而已,根本没有多少战略回旋空间,所以他不得不一次次被阿公强行逼退。在阿公的咄咄逼人之前,他不得不高频率地盖牌,因为他没有多少筹码可以输。不过,偶而有时候杰克李也会有反击成功的机会,但是阿公每次都会果断弃牌,将损失控制在千元之内。这样彼此拉锯下来,一个多小时以后,杰克李因为第一局就决定了的战略劣势,已经输得只剩下两千元的赌资了。然后,荷官继续派牌,仿佛是宿命一般,这一次阿公的第一张牌又是梅花j,杰克李又是黑桃8.看到这副牌,阿公不禁会心一笑,丢出一个黄色筹码,“一千块。”“我已经退无可退了,不是吗?”杰克李说着,把剩下所有的筹码都丢了下来,“我下我的全部。”阿公笑了笑,点点头,“对于年轻人的冲劲,我总是很欣赏的,我跟。”已经没有注可以下了,接下来的,就是等荷官一直派牌,直到派完为止。接下来派出来的第二张牌,和上次就不是一样了, 真人赌场官网网址阿公是红桃十, 正规网投游戏网站杰克李是梅花q, 线上最大真人赌城再接下来的两张, 网上真人棋牌游戏软件阿公分别是红桃八,梅花九,而杰克李则是方块k,梅花a.这样一来,最后的牌面是阿公梅花j,红桃十,红桃八,梅花九,杰克李是黑桃8,梅花q,方块k,梅花a.当看到最后一张牌的时候,杰克李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然后翻开他的底牌,是一张黑桃a,“除非你是q.”阿公沉默着坐在赌台旁,好一会儿之后,他轻轻地摇了摇头,“做为赌徒,除了技术之外,有时候也必须相信命运。”阿公说着,轻轻地翻开了底牌,正是一条血红的红桃q.在杰克李留下一句希望以后还有交手的机会,离开了房间之后,房间里的股东代表们这才全都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刚才开口说投票的那个家伙,从椅子后面递出一个长方形状的东西,恭敬地弯着腰,走上前去,“阿公,我们总裁想请您吃顿便饭,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他这话刚说完,其他人就都好像大梦初醒般,一起涌上去,纷纷对阿公说道:“阿公,我们总裁……”全场只有张盛和我挤在人群里没有说话,而阿公微笑着看了看这些股东代表,摇了摇头,“趁着还早,我得早点去赶火车,时间来不及了。”说着,他就不再管身后的聒噪,两手交在身后,踱着步子离开了,而那些股东代表居然也没有人敢追上去。“坐火车?”我无法理解地转过脸,看着张盛,“他刚才说他坐火车?”“是啊,怎么了?”张盛继续崇仰地瞻仰着阿公的背影,看都不看我的说道。“他好像刚刚替你们赢了三亿,居然还要去赶火车?”“哎呀,阿公是世外高人,行事不是我们可以理解的。我只知道,只要飓风赌场出现危机,阿公就会出现,然后又会飘然而去,除了那个跟他联络的人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任何资料,我们只知道他叫阿公。而我们内部也是严禁调查任何与他相关的资料的,不然就会被群起而攻之。”“果然是世外高人啊。”我抬起头,看着渐渐从赌场大厅消失的阿公,说道。“哎呀,我想起来了,我还有点别的事,我现在得走了。”当我刚说完这句话,我的心中就禁不住一阵骇然,这话不是我要说的,我为什么会说这句话?张盛说道:“我送你去吧。”“不用了,这次不方便,下次吧。”我说着,还朝张盛抛了个鬼脸。“呵呵,老大,又开始发动战役了,让我去观摩一下嘛。”“下次一定!”我说着,转过身,快步走出了vip房间,走出赌场大厅,走出飓风赌场,然后飞快地朝着一个方向跑去——那是前往火车站的方向。如果张盛这时候在马路上看到我的话,一定会笑我春情勃发,因为我正满脸通红的在街上飞快地奔跑。然而,真实的我,却是害怕得几乎窒息——天啊!我的身体完全不归我控制了?平时不要说像现在这种速度跑,就是把速度放慢一半,我跑出一千米,喉咙里早就没有气可以用了。但是今天我几乎是用国家级短跑运动员的速度在狂奔,而且一奔就是十几公里,但是我的支气管居然没有丝毫的问题,只是肌肉略微有些酸疼。跑到火车站之后,我,喔,不,准确地说是一个不知名的意识,控制着我的身体站在靠近火车站的大门入口旁边。此时此刻,我的身体一片滚烫,浑身散发出一股炙热的气息,但凡靠近我半米之内的人,都能够感觉到我身上释放出的这股气息。我甚至听到有人说:“这人怎么发烧发到这种程度啊?”“烧你妈个头啊,我这是运动之后热量发散。”我忿忿地骂道。不过,我这句大骂并没有带来任何反应,因为我的身体根本不受我控制,没人听到我在说什么。不多时,阿公从的士车上走了下来,跟着他一起下来的,是一个身材比他略高,大约在一米七三四样子的青年男子。阿公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但是他身边那个青年男子却并没有这么大意。刚一下车,他就拉着阿公,小声说道:“贾先生,慢点。”阿公疑问地转过身,望着这名青年男子,“小李,行业资讯怎么了?”这位被称为小李的年轻人,并没有说话,只是朝着我所站的方向微微努了努嘴。阿公顺着他的目光看过来,很快便看到了我,“你是哪个股东的代表?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我不想参加任何人的筵席。”很显然,他看到我是刚才在vip房间里的年轻人,所以以为我也是某个股东的代表。“我想你误会了。”我笑着走了上去,“我不是任何股东的代表。”就在我微笑着走上去的时候,那个小李将身子微微往前插,将阿公半挡在身后,而阿公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什么人。”我虽然看不到,但是我想那个该死的意识一定把我的表情弄得很奸,真是气死我了,我十几年厚道的名声被这厮糟蹋了。刚才在赌台上一直不动如山的阿公脸上微微抽动了一下,“你什么意思?”“我该叫你什么呢?你有那么多名字。”我说着,伸出手指轻轻摩娑着额头,“嗯,刚才吕布喊你做贾先生,那么看来你还是很满意当年贾诩这个身份,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喊你贾诩好了。”我这话刚说完,阿公和小李两个人顿时同时脸色大变,而我更是听得一头雾水,“贾诩?吕布?拜托,这本不是写泡mm的吗?怎么变成三国同人了?喂,写书的,你丫是不是窜场了?”一会儿之后,被我称为贾诩的阿公,终于勉强稳住了神色,“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能够知道我们的身份?”我也不说话,只是抬起左手,然后,我就看到我的左手上的青龙戒在阳光中若隐若现。当看到青龙戒,贾诩和吕布便不耐地彼此看了一眼,然后由贾诩说道:“鬼谷子,又是你,你烦不烦啊?都二十一世纪了,你怎么还惦记着那点破事啊?就是黄帝他自己还活着,我想他也该早就放下了吧?”黄帝?鬼谷子?他们到底在说什么?“贾诩,我和你不一样,既然黄帝把这件事情交给我,我就非要把它完成不可,那个人的灵魂我一定要把它收进来,免得他再祸害人间。”“鬼老大,拜托你搞清楚形势,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在街上随便找个人都比他要邪恶得多啦。再说了,人家的灵魂都分成四份,想要复原都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你又何必咄咄逼人呢?”“你不要那么多废话,反正这件事情不做成,我是不会罢休的,你老老实实配合我就好了,要不然的话,我既然可以把你放出来,我也可以把你再收进来。”贾诩和吕布面面相觑地看了一眼,彼此摇头道:“真是万年死脑筋,我们把联系方式留给你,有需要就来找我们吧。”说完,吕布就掏出一张名片,而贾诩则在他的名片的背面写了一个电话号码。“怎么你没有名片?”我问贾诩道。贾诩不耐地看了看我一眼,“你什么时候看过看宿舍楼的阿伯也有名片的?”把名片递给我们之后,贾诩又问道:“鬼谷子,你眼光是越来越差了,居然选了这种货色做灵魂托管员。我看你这次成功的机会等于零。”说着,他便和吕布就摇摇头,一起走了。“靠,什么鸟人啊,居然敢看不起我,亏我以前还在三国论坛给你摇旗呐喊,以后我再去,我非骂死你这个王八蛋不可。”我骂着的时候,控制我身体的鬼谷子拿起名片一看,我也就顺便看到上面写着——“西京是出租车公司营运部经理李簿……”再调过去,看到背面写道:“京华大学海桐斋,贾雨……”“京华大学海桐斋?”这一句是我以及鬼谷子同时发出来的。不会这么巧吧?这个王八蛋贾诩居然在我即将读书的地方当阿伯?“如此看来真是缘分啊,第一次找到这么年轻的灵魂托管员,又这么快的找到第一条线索,看来黄帝交给我的任务,这次很有机会成功啊?”明明我没这么说,但是我的嘴巴却偏偏这么喃喃地自言自语着,让我实在是忍不住大叫起来,“鬼老大,你可不可以告诉我,现在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现在被你搞得很头大喔!”“公众地方不方便,回家我再跟你解释。”“呓,你能听到我的话?”“当然能听到,一路上都听到你在我心里没完没了地聒噪个不停。”“我靠,你搞清楚状况,这个身体好像他妈是我的。”真是晕倒,我什么时候说要让主角当救世主?什么时候说要玄幻?要修真,要神魔大战了?晕死,这是一本都市,而且是纯都市,不会有什么仙法,法宝,它的主题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用各种不同的方法,泡不同的mm.试问,老是让主角在同一个层次泡mm,没有新鲜的方法和场景,你们觉得会有意思吗?新的青龙戒的设置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可以让主角有机会尝试在各种地位,各种角度,全方位的泡mm.写文这么久,第一次解释,累死了,诸位,有点耐心好不好?不要看到一半,就急不可耐的大叫嘛,跟楚天齐似的。……………………………………………回家的时候,鬼谷子把我的身子重新交还给我了,而我可没有他那么神经病,跑步回家,当然是打的了。结果,一路上堵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怪不得鬼谷子这家伙要跑步。在通海这个鬼地方,赶时间的话,跑步确实比坐车快。回到家之后,我把房门关上,往床上一躺,两只眼睛看着天花板,然后开始质问起鬼谷子来,“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鬼谷子反问道:“天齐,你相信人有灵魂吗?”我不屑地答道:“我从来不相信这种无法经过科学证明的东西。”“那又怎么相信青龙戒?又为什么相信我的存在?难道你精神分裂?”靠,这丫还真毒,我要么承认自己精神分裂,要么承认他是对的,“我信。”“既然你信,那我就可以跟你讲了。同样的环境,同样的氛围,但是很多时候却很养育出两个完全不同的人,这就是因为灵魂的差异。这世界上有些天赋异禀的灵魂,在与肉体融合之后,就会变成极为了不起的人,在各种领域创造出让人难以想象的成就,我们称这种人为天才。人类的灵魂在肉体消亡之后,就会丧失意识,变成无知觉的灵魂,在世间飘荡,直到消散在虚空当中。但是天才的灵魂却不会,它们在肉体消失之后依然可以保持自己的意识。当他们在尘世间获取了足够的能量之后,它们还将继续夺取新的肉体重生。这就破坏了天地的阴阳平衡,从而产生了许多的妖怪和野兽。在太古时代,黄帝跟蚩尤大战的时候,就深为这些妖怪和野兽所苦。因此,延请九天玄女出手襄助。九天玄女于是炼制出一枚青龙戒,用这颗戒指将世上那些在世上飘荡的天才的灵魂全部吸入了这枚青龙戒中。天地的阴阳平衡因此得以恢复,妖怪和野兽也从此绝迹。失去这些战力的蚩尤被黄帝斩首,黄帝平定了天下。九天玄女从我们这个空间消失了,但是这枚青龙戒却传承了下来,一直到现在。而拥有这枚青龙戒的人,从前叫通灵王。现在是现代社会了,这个名字有点怪怪的,所以改叫灵魂托管员。‘鬼谷子说了这么一大通,但我还是一点也不明白,“这跟你不经过我同意就控制我的肉身,以及今天发生的事情有什么关系?”“你别急,听我说完。在黄帝与蚩尤大战之前,青龙戒收取了世上所有天才的灵魂,所以黄帝才得以战胜蚩尤。但是黄帝经此一战,统一华夏之后,这世界上最为妖邪的天才的灵魂却化身四份,逃脱了青龙戒的法力。因为这个人的灵魂实在是太过强横,而且有着巨大的执念,因此黄帝便赐予风后大将灵魂不生不灭的能力,让他守护青龙戒,伺机将这个天才的灵魂收入青龙戒。”“这个天才的灵魂就是蚩尤吧?而你,就是那个什么风后大将吧?”“没错,天齐你真是聪明,真是如此。不过因为我在后来曾经有一个鬼谷子的名字,这个名字比风后知名度要高得多,所以我一般都自称鬼谷子。”“但是,我还是不知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本来,我一直是打算自己亲自来完成这个任务的。但是因为青龙戒的威力实在是太强大了,跟青龙戒贴身相处了几千年之后,我终于抵不住青龙戒的法力,在我鬼谷子这个身份死亡之后,我的灵魂也被青龙戒收入其中,成为了青龙戒的一部分,从此再也不能获得肉体了。好在我之前已经有预感,所以我做好了各种预先的准备。我给青龙戒的表面界面里放了一些泡妞高手的灵魂,然后再放出青龙戒是天之赐物,谁得到就可以成为绝对情圣的遗言。这样一来,青龙戒就会一直被人用心收藏好,但是却不会被野心家利用。而我自己的灵魂虽然被青龙戒吸收,但是每隔九十九年,还是有一次苏醒的机会,每次苏醒有九个时辰的时间。而我就可以借这个机会点拨此时拥有这枚戒指的人,成为真正的灵魂托管员。”“你慢点,你的意思是说,你现在就是要我替你去当那个什么灵魂托管员,然后帮你完成黄帝交给你的任务?”“对啊。”“倒,你用屁股想想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啦。蚩尤喔,你因为鱿鱼啊?我吃饱了没事,干嘛去惹这种大人物?”“你别这么说,蚩尤这个人天才绝顶,而且对整个人类都心怀怨念,万一让他复苏,那整个世界就有难了。难道你就不想为这个世界,为人类做点贡献吗?”“挑,你都傻的,地球毁灭都不关我事,这个世界这么丑恶,早点核大战,大家死光了才干净。”“但是不管怎样,你现在已经事实上继承了青龙戒,你已经是灵魂托管员了,完成这个任务是你的责任啊!”“少来了,你这属于蒙骗,这是严重违反我国合同法公平,公正,公开的精神的。既然你不遵守合同法,我为什么要遵守合同法?”“好,不答应也行,不过我可以坦白告诉你,你不答应有两个坏处。”“你唬我啊?”“第一个就是你手中的青龙戒将完全失去效用。”“妖,我才不希罕……啊?什么?这个……”“第二个就是……你将会——终——身——阳——痿。”扑街,鬼谷子,你设计我!我大哭,老爸老妈早就说过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现在看来,果然没错。青龙戒这么好的东西,怎么可能白白给你呢?我早就该有这个觉悟的啊!我双手仰天,对着天花板做v字状,眼中流动着的,是无声的哀愁。三分钟后,我无奈地叹息道:“老鬼,你说吧,我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把蚩尤的灵魂收进青龙戒?”“想要抓到蚩尤,你必须得到四样东西,那就是西施的欲望,王昭君的因爱生恨,杨玉环的寂寞,貂禅的痴情泪。”听到这里,我原本低迷的心情顿时又有些亢奋起来,“西施?王昭君?杨玉环?貂禅?四大美女?”“对,就是四大美女。你想要得到这四种东西,就必须跟这四大美女都有深入的交往。”“交往?我可不可以将你的这句话理解成,我必须去泡她们?”“唉,现代人真是粗俗,不过也差不多就是了。”“妖,你早说嘛,如果是这种任务的话,那我倒不介意去完成的。那你赶紧告诉我,我怎么才能找到这四大美女啊?是不是要回古代?好啊,好啊,不过你要送我去之前呢,要让我做好准备,我要多带点东西回去才行。”“你别胡思乱想了,时空这种东西是不可能倒转的。”“不是吧?那怎么勾搭四大美女?”“四大美女会转世的,她们现在就生存在与你相同的时空里。”“你的意思是说,四大美女变成了现代人?”“没错。”“喔……”我在心里点了点头,“那你快告诉我,她们都在哪?”“我也不知道,你跟四大美女的相遇,只能是依靠缘分。”“挑,你是不是傻了?现在全世界六七十亿人,靠缘分我得等一万年也等不到。”“这个你放心,贾诩和吕布两个人是我专门从青龙戒里放出来的灵魂,他们都将是你的助手。在你成长到适当程度的时候,他们自然会教你找到这种缘分的办法。另外,我还要事先提醒你,四大美女虽然已经转世,并没有前世的记忆。但是她们都是天地间阴柔美好的菁华,即使转世身份不大一样,但是她们的慧根都远不是普通人所可以比拟的,每一代转生都是慧质兰心,冰雪聪明。普通人即使是成功与其中一个人交往,也要几万年的福缘才可以。你要跟四个人都交往,这个过程毫无疑问将会是历经艰难险阻,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不要半途而废。”“好,好,好,没问题。”能够勾搭四大美女,我还能有什么问题?“好,既然你答应下来,那我就告诉你一些细节事项……”两个小时后,我吸了口凉气,“老鬼,听你这么说,我觉得这件事情还真是满难搞,对了,万一我失败了会怎么样?”“和毁约一样,青龙戒失效,终生阳痿。”“啊?”真是晴天霹雳,勾搭四大美女确实是不错,但是这个,这个后果也太……“那,要是成功了,我又有什么好处呢?”“如果你可以成功跟四大美女交往,并且成功得到这四种东西,青龙戒就会自动将蚩尤的灵魂收进来。然后,你将得到你的真爱。”真爱?丢,拍连续剧么,这么虚无的东西,谁要啊?“好吧,我会尽力而为的,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赶紧说吧,比如青龙戒还有什么隐藏功能之类的。”然后,鬼谷子果然一本正经地给我讲了起来,在他看来,或许全都是很重要的话,但是在我看来,却是再不重要不过的东西了。刚开始,我还勉强听听,到后面,我就昏昏沉沉睡过去了,随他自己一个人碎碎念去吧。反正我是打好主意了,不管将来怎么样,把这老王八蛋哄住再说。几个小时候他就昏睡了,一睡就是一百年,一百年后醒来,我早死了,咬我啊?至于四大美女,好倒是好,但是风险也未免太大了,像我这种平凡的小屁孩,还是不参与比较好。而且我看贾诩和吕布那神气,好像对鬼谷子的想法也颇不以为然,想来应该不会逼我才对。嗯,就这么着,睡觉咯。

原标题:阅文的“回归”与腾讯的“B面”

  新浪财经讯 4月28日消息,横店影视晚间披露一季报,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9154.61万元,同比下降89.52%;净利润为亏损1.37亿元,公司上年同期净利润为盈利1.59亿元。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公司旗下所有影院自1月24日起全部暂停营业,恢复运营时间将根据疫情情况以及政府部门要求进一步确定。预测2020年上半年,公司累计净利润可能发生亏损或者与上年同期相比发生重大变动。

,,抢庄牛牛电玩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