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于习惯性对长者的摹仿

而就在离知府内堂后门仅十几步外一个小食摊上,三三两两坐着一些食客。此刻已是来时了,这些食客们大多是忙了一日提早收工,邀数友人或聊天,或吃喝的好不愉快。这里面有二人则是与众不同,桌上只有茶水没有酒菜,一个穿戴像是平淡无常的江湖过客,一个则是富贵商人的扮相。二人间也是缺言寡语的,富商模样之人的一双眼睛,直直的打量着对面衙门的后门,看起来似乎还有些焦虑,低声对同伴说道:“这么半天还不出来,您看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呀!要不您先回我那去歇息,我一个人在此打探便成。”那人则并不在意,淡淡的说道:“你担心个什么呀!以他的身手,这知府衙门算个什么呀!我犯得着还用去特意躲他吗?”商人模样的还是不放心,道:“可这是在蓉城呀!您老人家要是有个磕碰,我怎么向其他人交代呀!再说这姓林的知府,打从那件案子发生后,就怕歹人找上他,此时在衙门巡防的都是守备营的官兵,不是那些外强中干的衙役了。”“守备营的怎么了个就算是总兵大营,他以前不也是来去自如吗?放心了,你要相信小宗的能耐,你看那不是出来了吗?”果然宗不敏由后门出来了,跟着的还有一个差役模样之人不等他们招呼,二人便笔直的往食摊这边走来。宗不敏也没多说细节,只是恭敬的向袖色平静的那人道:“盟主,东西已经送过去。”那人正是蜀盟盟主范子嗣。此次恶性灭门事件牵扯面太广,就算是他范某人能在巴蜀绿林只手遮天,也抵不住青城,峨嵋两个同列九大门派的夹攻,为彻查弄清此案撇清干系,避免身陷其中,范子嗣也是毅然踏足于成都。另一方面他也有些怀疑那些匪徒的身分,是不是与自己所追查之人或多或少有关联,他们被人察觉在此附近出没,这么巧,罗家就发生灭门惨案,似乎太不寻常了。范子嗣哑然而笑,道,“在外面听说这成都知府林伯瞻是如何如何的清廉,如何如何的刚正不阿。不但将行贿之人鞭苔于公堂之上,还抬出‘大诰’来,说什么凡贪污纳贿六十两者,一律问斩,可他这作为可就让人费解了。”那衣着富贵之人便是纳锦会的总把子钱环,纳锦会也是范子嗣初时出来统一巴蜀黑道,那三帮两会之一的坚实班底。对于盟主的疑问,他倒是狠下过一番苦工,道:“这可就是您老人家被这个说一套,做一套的家伙给瞒过了郝未,这事你最清楚的,还不说给盟主他老人家听听。”那衙役般模样的家伙,便是钱环插在知府衙门里的眼线,难得有机会和盟主汇报,不免欣喜若狂,但大庭广众之下,自己一身官服,又不能显露的太明显,遂刻意低声说道:“是,小人是听从总把子的吩咐,混进知府衙门为盟里兄弟打听消息的。那林知府上任以来,处处摆出一副清官的模样,让人无处下手。但经过小人的调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他环顾左右,没有发现可疑之人,才又压低声音续道:“最近小人发现,那赃官表面虽然没收入银钱,可家里却藏着许多古董字画、文房四宝之类的。就在前几天,自己还花了五百两买了个什么砚台。您几位想想,凭他一个知府,一个月二十四石的傣禄,一年还不到三百石而已,这五百两的银钱,得多少个月不吃不喝才攒得下来呀!”钱环也说道:“是呀老大,我在附近调查了一番,这赃官不敢在我们成都露财,却以别的名目购买古玩字画,花的钱一点也不比那些贪官少,操,这种既要钱又要脸面的赃官,最他妈无耻。”想到林伯瞻初上任时,自己送钱去,他还在自己面前装模作样,故作清高的训斥,钱环脸上便愤然不已。范子嗣却安慰他道:“老四呀!就怕他是真的水火不进,只要他收东西,那我们以后的路不是容易多了吗?我倒是真的佩服那些个清官,可是从古到今又有多少清官呢!起码我就没碰上过哪个在位时不是中饱私囊,哪个卸任时不是几大箱的银钱珠宝,差别也就是捞的多与少的问题。”“是呀!”宗不敏是范子嗣座下第一谋士,自然也是看的比其他人更为深远,对于这些官吏他是满腹的不屑,对盟主说道:“您想想,为什么但凡有些清廉的官吏,说书的、立书的、还有那些个写戏文的都要重重褒奖呢!就是因为实在是太少了,只要出现了,那可不就是稀罕事吗?”几人都不禁笑出声来。这成都看来是白来一趟了,杨括带着文定他们先来到与燕小姐约定的客栈,将其余人安排下来后,杨括、文定以及谭管事三人便一同来到燕小姐的房间。敲了几声后,小王娴便将房门打开了,见到他们三人不禁问道:“柳叔叔、杨伯伯、谭伯伯你们也到了,事情都办了吧!”三人神色凝重,不知道如何答覆她,这么残忍的事,还是不让这么小的孩子知道为好。进来后,当着王娴的面,三人不知如何开口,文定则先行将她支开:“小娴,叔叔伯伯们要和你们小姐谈正事,你先去和紫鹃姐姐玩会好吗?”王娴自己不敢拿主意,而是将目光投向燕小姐,见到小姐微微的点点头,才告退而出。待她离去后,三人才松了口气,将自己等人方才的所见所闻说给燕小姐听。听完他们的叙说,燕小姐的脸上依旧是毫无意动,没有他们三个商人初闻时的那股震惊,也没有紫鹃那样的愤慨,还是不愠不火的说道:“那你们说说下面该如何办。”三人异口同声的答道:“马上走。”杨括进一步的说道,“这事实在是大骇人听闻了,我们生意人犯不着来蹚这浑水。”谭管事也接道:“是呀!是呀!刚才已经被衙门传唤了,再不走,可别是鱼没吃着,反着一身腥味。”文定和他们一样也是被这阵势吓着了,赞同的说道:“杨兄、谭兄所言甚是,有道是君子不居乱邦如今这成都府里正是风声鹤唉,草木皆兵的,既然卖家已经遭遇不幸,我们待下去也于事无补,还不如早做打算,及早离去。”商人的禀性让他们三个是出奇的统一,坚持要早些离开这是非之地。可这一路上都由着他们打点的燕小姐,心中却又有另一番打算,道:“不忙,急着赶了几个月的路,到地方了,怎样也得歇个两三天再走。”谭管事忙道:“还请小姐先回重庆,再歇息停顿如何?那里好歹还有我们的分号,照应起来也方便些。”文定与杨括二人也是极力的赞同。可燕小姐却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不容反驳的道:“我还有些小事要留下几日,如若你们要回重庆便先走吧!我们到那再会合。”杨括与谭管事是燕家的下人,自然不能丢下小姐先行离开。虽然文定没有他们那般顾虑,但其他人不走,他也只好留下来。三人神情沮丧的退出燕小姐的房间。已经到了晚饭的时辰,燕小姐依旧是吩咐将饭菜送至其房中,而紫鹃也推说没有胃口。三人来到楼下向店家要了几道小菜,一壶小酒,可三人的情绪都不么高,谁都懒得去举杯动筷。这次的旅途历经坎坷, 网上真人棋牌游戏软件好不容易到地头了, 网上手游棋牌平台谁知竟会发生这种惨事。杨括不愧是杨算盘, 美女棋牌网站就是别人都在嘘烯的这时, 可以赢钱提现游戏大全还在和谭管事算计着,“这巴蜀最近有什么货是比较走俏的,我们合计着捎带点回去,多少有些进项,也好向东家交代呀!”谭管事则说道:“杨管事您是知道的,这四川各地,茶叶、美酒、蜀绣蜀锦、隆昌夏布、成都漆器多不胜故。药材嘛,川芎、川连、川贝母、川木香、川明参在各地的销路都挺好的。其他的红桔、广柑及江安夏橙,还有沪州桂圆、金川雪梨这些水果类的也很不错再就是粮食了。”杨括算计道:“水果嘛,就怕船在水上耽搁太久,容易腐烂,消耗太多;粮食嘛,湖广原本就是盛产之地,运回去也不一定能赚钱还是适量的进些美酒,什么宜宾五粮液、绵竹剑南春、沪州老窖大曲都来些,再买些茶叶带回去。回到那边一转手,想来也是笔不小的进项,东家也会宽慰许多。”提到茶叶,在旁一直不吭声的文定也感兴趣道:“是呀!四川的茶叶也是很有名的呀!蒙顶茶、峨嵋毛峰茶、青城雀舌茶、薄片、麦颗,乌嘴、玉叶长春,每种运出去都可以卖个好价钱。”对于饮茶,文定也是十分偏爱,儿时家贫,口渴了也就是喝两口凉水解渴罢了,难得有机会在外公家里喝到的,也只是最为廉价的陈年茶叶,这倒也不是因为外公他们小气,只是在那乡间,茶叶并不普及,在他们嘴里觉着茶叶水便都是苦的,搞不明白城里面那些人为何还要自找苦吃。外公家那些陈茶原本还是为招待客人所备下的,结果乡里乡亲的也没人对那感兴趣,反倒是皆进了文定的腹中。初时文定是在夫子处见夫子有饮茶的嗜好,出于习惯性对长者的摹仿,使他也有了好奇,在外公家见到了便要效仿尝试初次饮时也只觉着口中一阵苦涩,就像是生病时母亲强灌入口的那些汤药,刚入口便马上吐了出来,惹的外公、舅舅们还嬉笑一通。可那些先贤的诗词里,又总是不以那苦涩为戒,多处还显露出对那滋味神往的诗意,让文定不自禁的又再去尝试,反覆下来,将外公那些束之高阁的陈茶喝完后,倒也真的能从那苦涩之后,回味出一丝甘甜。这也让文定有了嗜茶的喜爱,只是那些个名品、佳茗,只能从书卷上古人的品茗论茶中找到。进了当铺后,一开始地位不高,也是难有机会,后来随着地位的爬升,渐渐的,接触好茶的机会自然也就多起来了。听到文定说起巴蜀的茶叶是头头是道,谭管事恭维道:“柳大掌柜真是见识非凡呀!这四川最好的茶叶莫过于蒙顶石花,蒙顶山听说是史上最早有人种茶的地方可惜自打唐玄宗后就被朝廷封为圣山,专门种植贡茶,只有达官显贵才能饮到蒙顶茶,我们决计是买不到。”喝茶叶也要分地位身分,哪怕是给再多钱也无济于事,文定他们不免有些气馁。本来谈的挺投机的,结果二人都不作声了。谭管事只好扯些轻松的话题道:“柳大掌柜第一次来成都,还没见识过成都的茶馆吧?”茶馆?有什么特别吗?文定不明所以的望向他。杨括也说道,“是呀!四川的茶馆那可真是数不胜数,每个茶馆里面都仿佛是个小圈子似的,挺有意思的。”谭管事生活在巴蜀数载的经历,自然要比杨括知道的更为详细,道:“成都这一带的茶馆可是极具特色,在别的地方决计是瞧不着的。在这巴蜀创也流传句话,‘四川茶馆甲天下,成都茶馆甲四川’,来成都不上这里的茶馆走一遭,可算不上真正到过成都。”接着又为文定讲解成都茶馆与各地不同的特色,让他听的心驰神往,行业资讯要不是天色已晚,他早已亲身体会去也。燕小姐不返程,其他人也没有办法,翌日一大清早,杨括与谭管事两个生意经便闲不住了,逮住空余的时间,一同出去打听蜀锦、蜀绣议等蓉城特产的价格去了。文定在这些方面也帮不上什么忙,便婉拒了他们的邀请,味对台了一番,往谭管事昨日所介绍的茶馆逛去。原本紫鹃这丫头听说出去玩,也欣然向往的要同去,可后来听说是逛茶馆,便露出兴趣索然的神色,埋怨道:“一群人在那喝茶聊天,有什么好瞧的,不去不去,早知道我还不如和杨大叔他们逛逛刺绣,买几匹好料子回去法那些姐妹呢!”那丫头不跟来反而让文定感到轻松,没这个惹事精在身旁胡搅蛮缠,自己一个人走走停停,随性所至,有多自在呀!巴蜀自古便是个多民族相融合的地区,发展到如今也有十几个之多,所以成都的市场上便时常可以看见各色的手工制品。文定关注较多的,便是凉山保罗族所出产的漆器,十分讲究整体图案和色彩的效果,一般通体涂漆,浑然一体,同时图案和色彩的粗细宽窄,主次繁简,协调自然。这种漆器和蜀锦、蜀绣一样,也强烈代表着成都的特色。文定暗想,如若运往外地也必有它的销路,只是与蜀锦、蜀绣这上千年的名气比起来,难免有所不如,然而若要卖出去,还需先要让人们认识到它的价值,稍有不妥,可能就成了积压存货。商人以财生财,讲究的就是流通一巨泊的就是货物积压将自己困住,谨慎的商人一般也不会冒险去做这大胆的尝试。再说大多数人也懒得去尝试,毕竟这巴蜀之地有各气的特产如此之多,只要运的出去,必然是一笔可观的收入,又何需劳袖费力为它去冒风险呢!文定觉察到其价值,苦恼的是自己没这能力可以大量购买并运回去,不过倒还是值得自己留意,指不定其他人会有兴趣呢!文定站在一位保罗族女子的摊位前,光这保罗族少女的服饰便可以让文定大开眼界。上衣毛、棉、丝制、排襟、前襟、后项圈和袖口用彩线挑有图案花纹,领口周围缀以银器,饰以盘扣,用彩色丝线缠绕,形状各异,颇具匠心。下面是百褶长裙,用宽布与窄布镶嵌横联而成。以红、蓝、白色或红蓝白色相间为主,其分三节,上节为腰,中节直捅状,下节成细密格纹。长裙的特点在于下节的层层绉折,一路上便听谭管事他们介绍过,这称为“百褶裙”以多褶为贵。那女子摊位上几个奇形怪状的酒杯,让文定来了兴致。酒杯上半部分还算正常,是以木头做成的,而让文定惊奇的是它下面的杯脚好像是鹰爪,四爪伸张开,牢牢的立在摊位上。文定见猎心喜,指着它问道,“请问这个是什么亥西呀?”长期的民族大融合下,让各族的族人对汉语也多少有些了解。那保罗族女子对此便有些在行,马上便领会了文定的意图,只是回答时难免还有些生硬,不怎么连贯的道,“这个,鹰爪杯,五两银子一对。”这个带回去倒也是份纪念,只是这鹰爪形状的杯脚让文定产生了好奇,又向那女子问道:“请问姑娘,这杯脚的鹰爪是如何做出来的?”他这个问题,那少女大致是听明白了,可回答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她先是用文定听不懂的言语说了长长一大篇,见文定一脸茫然的望着她,又指指头顶上的天空,嘴里则用简单的汉语说道:“天上,天上飞的,飞的鹰。”然后双手的五指微微的伸张、合扰、伸张、合拢,做出鹰爪的模样。她的意思文定知道了个大概,杯脚是用鹰爪做的,可是到底如何做出来的,还是没明白过来。那保罗族少女看起来挺着急的,嘴里一直念叨着:“飞的鹰,天上飞的鹰。”再就是些文定听不明白的话了。而周围几个保罗族女子也围了上来,好几人一起七嘴八舌的,让场面更加混淆了起来,文定也分不清谁在说保罗语,谁在说汉语了。此时旁边走出一位男子,黑色窄袖且镶有花边的右开襟上衣,下着多褶宽脚长裤,头顶裹以长达丈余的青,蓝或黑色包头,右前方扎成拇指粗的长锥形状。看见那男子头顶的“天菩萨”,文定便知道这是个保罗族子弟,谭管事他们特别嘱咐过自己,天菩萨是保罗族男子显示神灵的方式,也是他们最高贵的地方,千万不能触摸,不然要受到严厉的惩罚,不但要宰牲打酒,谢罪赔礼,严重的还有被断臂处死的危险。那保罗族男子过来后,便向文定施了个礼,问道:“这位汉人的朋友,我是带领她们的诺合,请问你有何事?需要何种帮助?”他的汉语字正腔圆,精通的程度真让文定有些惊诧,若不是他身上的保罗族服饰,文定肯定会将他当作成都本地的汉人了。诺合,兹草辖下的战士,属于保罗人的第二阶级。文定也连忙拱手作揖,向他回了个礼,说道:“兄台,是这样的,我想买鹰爪杯,只是因为好奇想问一下这位姑娘,这鹰爪杯的杯脚是如何做出来的?”“哦,呵呵”那男子笑了起来,道:“汉人朋友,你的这个问题,还是由我来说给你听吧!我叫阿子木嘎。”对于自己这个奢侈的要求,文定心底也有些后悔,这给别火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呀!听到阿子木嘎这位保罗族朋友愿意为自己解说,忙感激道:“真不知如何感谢你,阿子木嘎。我姓柳,唤作文定。”阿木嘎友善的笑道:“柳文定。”文定也笑着答应道:“嗯。”阿子木嘎轻轻对那位卖酒杯的保罗族女子说了两句他们的保罗语,周围的保罗族女子都咯咯直笑,而那女子两颊则飞起两朵红霞来,一双大眼睛直直的垂望着地上,小脑袋微微的点着,将摊上的鹰爪杯递给阿子木嘎。阿子木嘎也是一脸的笑容,接过酒杯拿到文定面前介绍道,“这个杯脚确实是用老鹰的鹰爪作成的,一般我们都是从关节处取下雄鹰的腿,趁湿挖空一段,将鹰腿与杯脚连接加固,鹰腿空皮紧套木胎杯脚,再用煮热的牛皮筋编织缠紧,然后把鹰爪四爪张开拉平,使其能平稳站立,并让它固定成形。”货真价实是用鹰腿做的,一对酒杯那就得整整一只老鹰呀!这酒杯得是多珍贵呀!文定暗想,这五两银子一对会不会大便宜了。可阿子木嘎又继续说道:“待鹰爪、牛皮筋干透,相连的鹰爪木杯已十分牢固。我们会再用生漆将鹰爪与木杯连接处及杯身上漆,这样整个杯体就鸟黑油亮,浑然一体,一只鹰爪杯雏形已完成了。最后就是用银片包裹,镶嵌杯口、杯体,精刻花纹,再用石黄、银珠调和成红、黄两色,勾描鱼网、鱼眼、窗格、水纹等我族传统线条图案,一只精美华贵的鹰爪杯就算是完成了。”文定接过手中的酒杯,仔细凝视了半天,这小小的酒杯凝聚了保罗族人多少的心血呀!抬起头对阿子木嘎说道:“兄台能不能帮在下向这位姑娘转述,我要买一对这种鹰爪杯。”说着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递给那姑娘。那保罗族姑娘听阿子木嘎转述后,便欣然的用牛皮纸将两只酒杯包好,递给文定,接过他的十两银锭后,又慌着和其余的姐妹凑零碎的银子找还给他。文定摆手婉拒道:“这酒杯实在是不止这个数目,还请姑娘收下柳某微薄的银钱。”那女子一直摇头,双手捧着五两银子伸在文定面前,口里也不知道是在说些什么,还是阿子木嘎接过那银子,塞进文定手里说道:“柳兄弟,你可能有些不清楚,我们诺苏人说一便是一,说二便是二,说好了数目便不会再向人多拿钱的,阿诗是不会破坏规矩的。”文定有些费解说道:“可是这么多的工序,又这么辛苦才能做出的酒杯,能多赚钱不好吗?”明明是辛苦所得也不愿接受,这和他以往的见闻未免也相差太多了吧!阿子木嘎颇为自豪的说道:“我们诺苏人有句谚语,用汉人话说就是‘树叶当衣穿也欢快,清泉当酒喝也舒畅。’我们只靠自身的劳动养活全家,不会要不属于我们的东西。”想不到还会有如此朴实的民族,文定觉得自己与他们比起来,实在是有些渺小,惭愧的对阿子木嘎说道:“兄台,实在是抱歉,在下只是觉得如此好的东西,理应得更多的银钱,才配的上它的价值。”自己族人的东西得到文定夸奖,阿子木嘎的心情也是十分的喻悦,笑吟吟的说道:“汉人朋友,你的赞美便是对我岳父最好的肯定了。”“你的岳父!”文定吃惊的望着他。阿子木嘎将一边的阿诗牵引过来,自豪的介绍道:“这是我的妻子阿诗,我们早在三年前就结婚了。”阿诗那白净的脸蛋早已涨的透红,原来卖这鹰爪杯的阿诗姑娘,早就是阿子木嘎的妻子,无子绝后是保罗人的大忌,因此他们早婚的特别多,四川凉山附近的保罗人盛行姑舅表优先婚,姨表不婚,阿诗和阿子木嘎就是姑舅表亲。只是阿诗还在“坐家”,所以还在帮家里出来卖东西挣钱。坐家,是保罗人另一种特别的习俗,一些地方的保罗女子,婚后也是长期留住娘家的,一直等到为夫家生下子女后,才会真正成为夫家的一分子。拿着那对鹰爪杯,文定告别了阿子木嘎与阿诗这对保罗族夫妻,很难想像在商铺、店家如此繁多的蓉城,还有这样做买卖的人。贩卖自己的成品完全是为了养家糊口,没有丝毫去想着如何将买卖做大,赚更多的钱,只是安逸的为家庭而忙碌。听阿子木嘎说,阿诗也在为自己二人以后的小家做筹备,如果多卖出一些货物,阿诗的父亲就会为阿诗多购置一些随身的首饰、嫁妆在文定看来,他们并不是很富裕,却没有埋怨任何人,仅仅只想着靠自己辛勤的双手,挣来明日家庭的美满。和他们比起来,自己这类商人可就让人汗颜了,只是倒进卖出,却能赚的比他们多许多倍,而且仿佛所有商人的通病就是没有满足,只会想着如何运用手中挣来的银钱去挣更多的银钱,永无止境。

,,金沙网投电子游戏网址


  • 上一篇:使劲地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