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翔号笔直往重庆驶去

文定回到自己的房间,自然是被紫鹃好一阵埋怨。然而她也只能干瞪眼,毕竟这是小娴自己的选择。好在是现在的她有了寄托,也没有再像前几日那么恍恍惚惚了,这总归是一件值得庆幸的好事随着时间的流逝,二人也慢慢回复成自己原先的模样了。紫鹃是更加勤奋的练武,免得遇上险情再出丑,而就要入蜀了,文定也加紧准备关干那些“王戚”的课业。燕小姐自然还是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里,自打有了王娴这个小婶女后,更是连送饭之人也见不着她了,倒是王娴脸上的严寒化开之后,和船上众人的隔阂也随之不见,这几日内,经常听见她小小的脚步跑来跑去的,嘴里更是叔叔伯伯叫个不停。扫去了前几日阴沉的裘情,小王娴乖巧的模样自然是惹的船工们的喜爱,小小年纪便忙前忙后的来回奔波,也没有那些待惯大门大户里的丫头那样,仗着主人的面子,乐于指使人或趾高气扬的气焰,所以在很短的时间里,王娴得了一船人的欢心。杨管事虽然对小姐这个突然的决定,隐隐感到有些不解,不过也没有去询问。毕竟燕家大小姐的私事,连燕家老太太、老爷也管不了,自己这个下人又能怎么样。出三峡后,燕翔号笔直往重庆驶去。这日夜晚,燕翔号在酆都鬼城靠岸停歇,杨管事在甲板上与舵手老黄闲聊,“老黄,你家那大小子也该成亲了吧!”提到自家的小子,老黄那布满褶子的老脸上也是美的笑开了花。自己常年在江面上来回,没什么时间待在家里,一晃眼,原来还抱在怀里的大胖小子都要张罗婚事了。老黄喜庆之余,又好意对杨管事劝道:“老杨呀,不是我说你,你比我也小不了两岁,我都要为我那儿子办喜事了,再晚个两年就可以抱孙子了,可你还是一个人单过着。”老黄的话让杨管事神色为之一暗,转又说道:“我们这整年也难落屋的人,哪有那么容易就安个家呀!老黄你是找到了大嫂那么个贤慧的女人,要不哪能安心的在这江面上来回的飘呀!”老黄和杨管事是许多年的交情了,知道点他以前的往事,数落的说道:“老杨,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当兄弟的心里有话也不跟你掖着,藏着,这找女人过日子,还是要找那实在点的,别尽想着那些心思野的,没好处。”杨括杨管事似乎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与他争辩,无奈的笑了笑,自顾的望向那边漆黑的平都山。那阴森的鬼城似平有零星的鬼火在闪动,使原本就让人恐俱的鬼域,更平添一份慑人的诡秘。杨括不禁埋怨老黄道:“我说你也真是会挑地方,黑漆漆的竟停泊在这鬼地方,不怕晚上有那不干净的东西出来呀?”老黄则不以为然道:“咳,又没做亏心事,有什么好怕的呀!再说我老黄敬的是河伯、水神,这地府的阎王呀!小鬼呀!一时半会还管不着我。”想到鄂都,老黄的脸色有些愤慨,口里也不善的说道,“这世道,鬼有什么好怕的,真正可怕的是那些吃在江里,喝在江里,还要拉在江里的恶棍,他们可比恶鬼难缠多了。”杨括微微有些惊慌的拽着他的衣袖,说道:“哎哟我的祖宗,我们可是在别人眼皮子底下,你可别给我惹事哟!”老黄则不以为然,骂道:“难道我说错了,这大好的酆都是上天给我们大伙留下的,凭什么就独独让他们给霸占去了。如今是打鱼他们要收渔费,过路的要收押运费,这费、那费的,比官府收的还要多。”杨括小声的劝说道:“咳,你管他们呢!这是人家的地头,只要不来找我们麻烦就万幸了。他们再横行无道,自然会有上苍来收拾他们,你干嘛去惹这闲事呀!”老黄依旧是忿忿不平的驳斥道:“我就是看不惯他们这么横行霸道的,你看,他们那些贼船又靠过来了。”远处确实有两艘小舟艇,从鄂都的方向正往燕翔号靠近,杨括压了压老黄,低声在他耳旁叮嘱道:“等下你别说话,这一切都由我照看着呢!可不能因为你的关系,断了东家一条线路。”老黄虽是不满,但也知道他们的厉害,不想为大家惹上是非,闷着声往船舱里走去。那两艘小舟上站满了人,光火把就有十几枝。这时几个伙计都从甲板四处往中间凑拢,紧靠在杨括的身边。神色间都透露着畏惧,所有人里就只剩杨括是气定神闲的,他对身边的伙计们说道:“都站在过是做什么呀!该干嘛都干嘛去。”自己则走上船头,向下面两艘小舟望去。此时一艘小舟上有人喊道,“是燕记船行的杨管事吗?”杨括回道:“正是杨某,请问阁下是?”多年的奔波,让杨括与江面上的三教九流多少有些来往,被人认出来也不足为怪。只听下面传出一阵笑声,道:“咳,你老哥真是贵人多忘事呀!”接着只见一道人影一晃,那人飞身到燕翔号上来,正好落在杨括的身前,笑着说道:“杨老哥,是兄弟邓涛!怎么这些日子没见着,呀!就把兄弟忘了。”在江面讨生活自然是需要灵活,各方面的人物都要照顾到,听见他自报家门,杨括想起了眼前的人,拍了拍脑门恍然的说道:“咳,巴水帮大名鼎鼎的浪里飞梭邓涛邓香主,我哪能忘了呀!这不是天黑,一时没看出来嘛!”邓涛与杨括见过几次面,还在一起吃过两次饭,燕记每年都要向他们交纳一大笔美其名曰的押运费,对于这个大财主,自然是十分的上心。听闻杨括并没有忘记自己,邓涛也是暗暗有些得意,询问道:“杨管事,这是押货去重庆呀?”“是呀!是呀!还要请兄弟们多多照应。”杨括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塞进邓涛手里。邓涛忙拒绝道:“唉,杨管事这可使不得,燕记的银子那都是你们燕大老板一年一交的。我们江帮主也早就发过话,不准弟兄们私下收你们的银子,这个要是让上面知道了,兄弟我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说是说,可手里按着银票,丝毫没有递还的意思。杨括知道他说的只是场面话,可还得客套的说道,“咳,邓香主你看这大半夜的,兄弟们还要这么忙碌。这点小钱就是我杨某人请兄弟喝茶的,这点面子你总不能不给吧!”邓涛也不再推托,将银票揣进怀里,谢道:“那邓涛就替兄弟们谢谢杨老哥的厚意了。”杨括还摆出一丝怪责的表情,道:“咱们谁跟谁呀!邓香主再客气的话,下次我都不好意思过来了。”“别介,您要是不来呀!我们帮主都不会饶了我。”说笑之中,邓涛也由怀里掏出一面旗子交付给他,还嘱咐道:“杨管事,这是这个月新换的护旗,再往下游走,你可要挂好了。”护旗就是由他们巴水帮发下来的标志,只要挂了它,就说明是已经交过费用的,或是有生意上来往的关系户,在他们的水域里都会受到保护。而没挂的,就只能自安天命了,说只是不受他们保护,其实不受他们骚扰就算运气不错了。拿着护旗,杨括反而有些糊涂了,因为巴水帮毕竟只是在这巴蜀地区称王,在别的地方都吃不开,而在生意上,江浪天还要仰仗燕行舟这个真正的长江王,是故燕记的押远费都是一年一交的,而以前燕记的船舶也不用挂护旗,只要挂自家燕记的旗子,就可以通行无阻了。杨括有些不明白的问道:“邓香主,这以往不是不用挂这旗子的吗?怎么一段时间没来规矩又改了?”“咳,杨老哥你别见怪,最近我们巴蜀这里有些不太平, 奥迪棋牌龙虎斗官网来了好几帮的强徒, 澳门赌博游戏在线开户搅的境内是危机四伏的。所以我们江帮主下了命令, 真人赌场官网网址发新的护旗, 正规网投游戏网站过往船只除非挂了新旗子,不然船就寸步难行您别多心,这主要是为了严查那些强徒,也是为了你们客商的安全不是,等过了这阵太平了,还得恢复原状的。有人捞过界了,难怪深更半夜的,巴水帮还这么兴师动众,不过水路的安全也确实关系到自己等人的安危。杨管事自然有些关心的问道:“不太平吗?都是什么方面的人呀?”他这问题,不是邓涛不想回答,只是就连江帮主现在也正为这事发愁呢!只知道有好几伙不明来历的强徒。在巴蜀的境内出没,江上其实还没察觉到迹象,只是江帮主根据蜀盟盟主的指示,严查过往船只,防范于未然。蜀盟是由巴蜀境内,三帮两会十七寨组成的同盟。如果说巴水帮是横行境内的江水流域,那蜀盟就是统领巴蜀的真正势力,在这步履维艰的巴蜀,不要说衙门那几十上百号人,就是当兵的来了,也拿他们没辙。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真要去剿灭,人去少了,给人当盘菜端了;人去多了吧!他退进山里,那真是易守难攻,官兵无功而返,他还要追着打。经厉立几次后,当官的也算是想明白了,井水不犯河水,大多情况下,只要他们不闹的太离谱,那些文官武将们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里面与蜀盟的成立有很大的关系,以前大家都是分散的,不相互间打起来就算是运气了,官兵来剿的时侯,其他不相干的也都是站在一旁看笑话,所以官府倒是剿灭过不少的山寨。要不是巴蜀剿悍的民风由来已久,那些个山寨只怕是在这么些年里,早已销声匿迹了。后来在巴蜀黑帮中出现了个极具才能的人物——“川烽帮”帮主范子嗣,他联合川中其他几个大帮会结成同盟。不但与官府周旋,还党同伐异,剪除了其他对他们不敬的帮会,经过几次大的战役后,渐渐形成了眼前的巴蜀新秩序。巴水帮便是最初几个组成蜀盟的帮会之一,原本他们还只是一个贩私盐的小帮会,可随着蜀盟的壮大,也逐渐垄断了巴蜀境内的江水流域。蜀盟在巴蜀那可真是翻手云覆手雨的,杨括不免有些奇怪,能在川中这块土地上让他们紧张的人,一定是来头不小。浪里飞梭邓涛茫然的回答道:“杨老哥,这个问题只怕得问上面才知道了。咳,管他呢!就算是不大平,你老哥也不用担心呀!陆路上他们高来强去的是没法,这水路上都有我们兄弟照应着,还能让燕记的船出事不成,呵呵。”杨括也随着他笑了起来,道,“那是,那是!邓香主浪里飞梭水中的功夫,又有几人能敌呢!”听到杨管事如此的夸耀自己,邓涛也是颇为自得,再与他客套了几句,便告辞离开了等到小艇远去后,老黄也由船舱里出来询问道:“怎么又是来敲竹杠的?”杨括无奈的说道:“算了,这些该打点的,东家从来都不曾吝啬,只当是消财免灾了。”老黄还是心有不甘的漫骂了几句。在杨管事心里,这些钱花的并不冤枉,起码知道现在的川中暗潮迭起,只是不知道这对于他们这次的交易是好、还是坏。第二日清晨,燕翔号上的船工、伙计们早早的便忙碌起来。再有个几日航程船就要到达重庆府,想起那独特川味热盆景,就让人不自觉的流下口水。说起来也是让人匪夷所思,与三镇同处三大火炉的重庆府人,极度热衷于吃火锅。哪怕是最为炎热的三伏天,火锅依旧是大行其道。追述川味火锅竟可至晋朝,晋左思便曾在“蜀都贱”中描写道,“金垒中坐,肴鬲四陈,澳门永利官方平台app下载觞以清漂,鲜以紫鳞”,所论者便正是火锅。不论是路边摊贩,还是去巴蜀人家里做客,热盆景都是最为常见的生一红泥小火炉,熬一锅麻辣红油汤。招呼劳作了一天的左邻右舍,围着温暖的火炉,边煮边吃,吃一片毛肚,喝一口小酒。再摆两句龙门阵,只怕是过往神仙也不免羡慕。热盆景麻、辣、烫、鲜、脆数味并存。锅底材料形色各异,不但是船工挑夫、贩夫走卒的专爱,更是聚集了整个重庆府的宠爱。今日杨括也是一大早就起来了,昨夜就是因为塞给那浪里飞梭邓涛一些钱,就被老黄唠叨了半天,即使过了一夜,现在见到他都没给他好脸色。杨管事暗自烯嘘东家的眼光,这老黄还是比较适合和船和水打交道,要是让他到岸上去和各色人种打交道,只怕不但生意做不成,燕记还会得罪不少人。就在燕翔号预备扬帆起猫的时刻,由酆都的方向又正对着他们驶来一艘大船,上面悬挂着的是巴水帮的“清水旗”,而立在船头的正是昨夜的邓涛。老黄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微微的“哼”,杨括忙用眼神告诫他忍住。在两船交汇时,邓涛向这边喊道:“杨老哥,这就走了呀?”杨括也挂满着笑容,说道:“是呀!邓老弟这是要上哪呀?”“秭归呀!那边发生大事了,你们也要小心呀!”“一定,一定,祝你老弟也马到成功。”两艘船就这样擦过了。这时邓涛身边露出一个人影,竟然是那个在宝坪村拣回一条命的吴平,只见他向邓涛嘀嘀咕咕的说道:“香主,要不要检查一下那艘船呀!他们不是也从秭归码头那边来的吗?”邓涛上下看了他两眼,骂道:“你他妈的人头猪脑呀!没看见人家的字号吗?就是你们那死鬼舵主还在世,他敢搜燕记的船吗?这可是我们在江面上最大的主顾,就连帮主也要给人家三分面子,再说了燕记都是些货船,你以为凭船上的伙计还是商人,可以一个人杀了我们近三十个弟兄。”吴平想想也是,那女的已经完全不是常人所能想像的了。这次这么多人一同去,结果只有自己一个人得以逃生,其他人完全是音信全无。自己回来向帮主禀报的时侯,帮主全然不信自己所言,那么多人竟会被一人所害,而且还是一名女子。若不是随后秭归那边传来消息,发现雷舱主父子以及二十多名手下的骸骨,江浪天恐怕就要将他当作发疯,关进地牢了。这件事一下子震惊了整个巴水帮的高层,雷洪虽是依仗金钱铺路才当上舵主,本身原来只不过是个耍赖、卖横的混混,在巴水帮也只是个外围的舵主。可他那班饲养的手下中却也有几把好手,再不济,将近三十人也不会被一个女人杀光了呀!而且这事难办的就在于,雷洪以及小儿子雷豹在巴水帮里算不上什么人物,但他的大儿子雷纵生却是内堂的四舵主之一。虽然都是舵主,跟他老子比,雷纵生就有出息多了。巴水帮一共四个堂口,分外三堂内一堂。外堂多为打手混混,主要是为帮派创收,而内一堂则是负责保卫总坛,护卫帮主安全的重任,到真正帮派间相争时,他们才是江浪天身边最为坚实的力量。是故江浪天十分看重雷纵生等人,为了安慰他丧父的哀事,再加上这事又发生在蜀盟颁布戒严令的时期,所以在江浪天盛怒之下,调派大批的好手去宝坪村彻查此事。邓涛也是内堂的香主,地位处在雷纵生之下。他这一船人还只是打头阵,随后还会有大批后续人马跟上,吴平便是跟去指认案发经过的。依据江浪天的指令是要揪出元凶严办,一艘艘插有巴水帮清水旗的船舶,整装待发的就要向秭归驶去。杨括还在纳闷是什么让巴水帮如此的兴师动众,这时耳边传来紫鹃丫头的抱怨声:“怎么也没人通知我到酆都了,害我也错过了这么有趣的地方,不行,我要下去逛一圈再走。”文定则在劝说她,“一路上你还没玩够呀!这都要开船了哪还有时间呀!难道还要让大家停下来等你吗?”“要你管,反正都快到重庆府了,我不会逛完了鬼城,再由陆路赶上你们吗?说不定还比你们先到呢!”紫鹃这个拧丫头,就是不让文定安生。这要是别的地方也就罢了,可那鄂都早在三年前变成了巴水帮的总坛,平常都不让旁人靠近的,何况现在又发生大事。为免紫鹃这丫头闯祸,杨括也凑到他俩近前说道:“那个地方有什么好玩的,尽是些森罗地府。鬼域里又多是些妖魔鬼怪,你一个姑娘家的,去那不怕被一些冤魂缠住呀!”为了不让她去,杨括将鬼怪都给搬出来了。紫鹃这个整脚侠女,倒也真的怕那些脏东西,虽是青天白日的,但衣领处还是感觉有丝丝冷风窜入,声音也变成很小心的问道:“杨大叔,还真的有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吗?”既然已经开头了,杨括只有硬撑下去,正经八百的道:“那还能有假的阎王殿、鬼门关、阴阳界、十八层地狱?对了,还有奈何桥,个个都竖立在那。”紫鹃将目光转向文定,用眼神询问他这事的真实性。文定则是很凝重的道:“自汉阴长生、王方平在此成仙得道后,这里便有了阴主,连李白也曾写过‘下笑世上士,沉魂北丰都’。”,说着还叹了两口气,仿若很无奈的样子。紫鹃全然被二人给吓住了,游玩不提了,也不跟他们打招呼,就一溜烟往自己的舱房里跑去。背后那两人则很有默契的忍住笑,看二人的表情,仿佛都忍的很辛苦。重庆府的码头也是车来人往的好不热闹,一船人在码头下船后,杨括叮嘱老黄照看着伙计们将货物卸下来。自己则领着燕小姐、文定、紫鹃还有小王娴几人,往燕记的分号行去。除了在秭归那停歇了几日外,这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都是在船上度过的,其他人还好,不是惯于水上生活,就是身怀武功,只有刚下船的文定,双脚都有些打颤。经过了两天的时间,酆都早已是山长水远,紫鹃也从那鬼怪的幻想走了出来,这两天里柳文定这个混蛋,竟然只要见到自己,脸上每每露出奇怪的表情,那种想笑又拚命忍住的表情。想到这奇耻大辱,她就恨的牙痒痒,此刻见到他昏昏然的模样,可让她逮到机会了。紫鹃嗤之以鼻的笑道:“哼,没用的家伙,别人都是晕船,你这算什么,晕陆地呀!”文定无暇与她争辩,现在的他连走路都是晃晃悠悠了,只想着如何能快点到燕记的分号,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但紫鹃却不能让他如愿,仿若有意与他为难,拉着杨括仿佛十分好奇的问道:“杨大叔,这条街好热闹呀!而且你们看,酒楼、饭馆出奇的多呀!”这几人中就杨括一人是常来重庆府,他介绍道:“这呀!这是朝天门,是山城的闹市区呀!”紫鹃放眼望去,真的有座高大的城门立在不远处,上面那三个字她也认得,正是“朝天门”。紫鹃指着城门,欣喜自己的发现道:“就是这个吧!”小王娴小孩性情,也凑过来说道:“我原来听别人说过,这重庆的城门有好多个呢!”杨管事介绍道,“是呀!有许多城门,听当地人说‘开九门,闭八门,九八一十七道门’,不过好像最大的就是这道门了。”“什么好像呀,根本就是。”从旁边走出一个打扮花哨的男人,上身是枣红的衣衫,下身是黑面的长裤。衣服料子倒还好,只不过虽然穿在他身上,但却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他的,整件衣服整个大他一圈,勉强被他笼在身上,也是七扭八歪的。最令人难以接受的是他口里还叼着一根稻草,一看就不是正经人,后边还跟着两个人,打扮和他差不多,也是一脸的嬉皮笑脸。紫鹃一见他的模样就露出不屑之色,拉着小王娴往一边多走两步,可那人却不这么想,眼里尽望向她,口里还继续刚才的话题说道:“这朝天门是专门迎御差,接圣旨的。当年那姓戴的建门的时侯,取九宫八卦之象,什么金城汤地的含义,这朝天门就是因为面向金陵,所以才叫这个的。”紫鹃见着他那副贼溜溜的眼睛就感到厌烦,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早就一个耳光扇过去了,哪还会在乎他讲的东西。倒是刚才还昏昏沉沉的文定听出了些滋味,这些乾坤八卦的东西,用到建城门上倒是少见,饶有兴趣的问道:“这位兄台懂得许多呀!连这些易经八卦之术也有深究。”那地痞模样的人不由得望了文定两眼,怀有深意的笑问道,“头次来山城吧!”文定先是将自己和左右的行人对比了一下,没什么差异呀!不由得问道:“请问这位兄台是怎么看出来的呀?”那三人相视而笑,后面的二人之中有一人嬉笑道:“这戴鼎建城门的事,被山城那些说书先生说的滚瓜烂熟的,不是头次来的,怎么会不知道呢?呵呵。”接着三人又往远处走去,那个一直望紫鹃的痞子口里还高声唱着:“朝天门,大码头,迎官接圣;翠微门,挂彩缎,五色鲜明;千厮门,花包子,白雪如银;洪崖门,广船开,杀鸡敬神;临江门,粪码头,肥田有本;太安门,太平仓,积谷利民;通远门,锣鼓响,看埋死人;金汤门,木棺材,大小齐整;南纪门,菜篮子,涌出涌进;凤凰门,川道拐,牛羊成群;储奇门,药材帮,医治百病;金紫门,恰对着,镇台衙门;大平门,老鼓楼,时辰报准;仁和门,火炮响,总爷出巡;定远门,较场,舞刀弄棍;福兴门,溜跑马,快如腾云;东水门,真武山,鲤鱼跳龙门。”文定向一旁的杨括问道:“杨兄,这人所唱的是什么歌呀!挺有趣的。”“这个呀!这是‘重庆歌’,是重庆府的儿谣,讲的大概就是这些个城门的吧!”对于这些东西,杨括大多是点到即止,和人交往时权且当个谈资而已,要他说出每道门的来历用途,还真是有些为难。文定还想问下去,紫鹃则早已是不耐烦了,发嗔道:“刚才那人一见就知是不正经的人,从他口里说出的疯言疯语,值得问东问西的吗?”想到那人就恶心,这书呆子还满将其当回事,紫鹃气鼓鼓的,也不再留心于山城的景物,独自往前走了两步,拉开与众人的距离。小王娴也知道紫鹃姐姐生气了,可她还是怯生生的望着自己的小姐,不敢有所表示。最后还是杨括解围道:“坐了这么长时间的船,大家也累了,还是先安顿调整一下再说吧!从这到蓉城,光马车就要坐四五天的。”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还有众多优质达人分享独到生活经验,快来新浪众测,体验各领域最前沿、最有趣、最好玩的产品吧~!下载客户端还能获得专享福利哦!

原标题:Epic“套娃特卖”又来了,哪些游戏超级划算?

,,澳门网投游戏开户


  • 上一篇:能逃出来就益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