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横生枝节

燕记,毕竟是经营航运买卖的,为图便利,设在重庆府分店也是立在头不远处,这时分店的谭管事也在伙计的通报下得到了消息,立即带人赶来迎接他们。在谭管事等人的带领下,文定他们很快便到了店里。翌日一大清早,他们一行人就在谭管事的陪同下,踏上了去蓉城之路。两辆标有燕记标志的马车,文定他们四人一辆在前面引路,燕小姐与王娴一辆紧跟在后面。其他人不是习惯了这种颠簸的行旅,就是生性恬然,一段时间里束缚在这狭小的环境内,也是无可无不可,就连执意随燕小姐来的小娴,也可以在他们后面的车厢内,悄无声息的待在燕小姐身旁打坐。可紫鹃这个静不下来的丫头,刚过半天就耐不住了见到同车的几人都已开始假寐了,她实在是有些佩服这一车人,早起到现在也不过两个时辰而已,这几个“懒汉”竟然也睡的下。几人中算是文定与她最熟,穷极无聊之下,她操起随身青锋剑上的红色剑穗,凑到文定鼻子下搔痒。文定此时还是睡的朦朦胧胧的,鼻子附近的奇痒让梦中的他凭着本能用手去扒开。紫鹃又怎会让他如愿,不理会他的干扰,依旧是用剑穗轻轻的搔着,一会儿文定便开始不由己的猛吸鼻子,就在要爆发的前一刻,紫鹃闪电般退回了原位。“啊啾”一声从文定口中发出,声音之大让其余二人也从梦中惊醒过来,纷纷问道:“怎么了?怎么了?”文定也是一头的雾水。而紫鹃这个始作俑者则鄙视的望着文定,口里还责怪道:“你这人怎么这么邋遢呀!打喷嚏也不遮掩遮掩,口水溅的这车厢里到处都是。”那对灵巧的双目在车厢里游走了一遍,摆摆头,似乎很不能忍受的模样,起身坐到车把势旁边去了。见到文定吃瘪的模样,车厢里其余的二人皆呵呵的笑了起来,而文定也只有无奈的附和两声苦笑,暗自感慨,让这丫头跟来绝对是个错误。而紫鹃呢!则心情舒畅的和车把势抢着缰绳赶起车来,起先车夫老威还惶恐不安的提醒着,“姑娘,小心呀!前面有石头要往左拐点,唉,往右。”“放心吧!我们小姐的‘乌棚双骥’我照样能操控自如,你这一匹马有什么好紧张的。”她倒是满不在平的样子。老威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还是假,起先还忧心忡忡的,后来看到她还真像那么回事,这车操纵的有鼻子有很的,不由得赞道,“姑娘,你这一套手势蛮正宗呀!”紫鹃自得的说道:“嘻嘻,原来陪我们家小姐出门的时侯,我就老是抢老余的缰绳,这都是跟他练出来的。”老威倒也乐得清闲,还顺带给她讲讲巴蜀许多的趣事。被她这么一吓,车内三人的磕睡也飞走了,三人唯有聊聊这回的买卖,这次买卖虽是燕小姐带领,可她压根就不懂商场上那些烦琐狡变的事情,实际操作的担子也就是落在他们三人身上。谭管事多年安身重庆府,对于川中的情形也比他们清楚,与蓉城的那个罗老板时有生意上的往来,对其人倒也略知一二。谭管事特地为他们俩介绍道:“那罗老板嘛,将近五十岁上下,经商也有二三十年的经验了,他的‘成兴王器行’在成都也只是个不起眼的小门面,长久以来也就是和我们做过几担小生意,一般都是他主动找我们的。这次不知道是中了邪还是怎么了,非要东家亲自去收他手里的货。”对于这些货物,谭管事一直被蒙在鼓里。玉戚的事,事关重大,越少人知道越保险,在杨括的授意下,他们二人没对任何人说明。燕小姐对这些事意兴索然,所以就连她这个名义上的主事之人也是不清楚。杨括问道:“那个罗老板为人如何?后来可曾再派人来探听过回信?”由对手事先的蛛丝马迹,便可以让自己等人分辨出对手的心理,到当面讨伽王价之时,也会因此多几分把握。虽然同是管事,可与杨括这巡查各地分号,统筹全局的管事相比,谭管事无论在个人能力上,又或在东家器重程度上,都有不小的差距,对于杨括的态度也是恭敬的很。谭管事在脑中回想着以前和罗某人打交道的经历,说道:“别看那罗老板买卖不大,可心计却深着呢!为人嘛还爱贪点小便宜,十分难缠的以往和我们几桩小买卖都是自己来回跑紧跟着,怕我们变卦似的,这次不知怎么搞的,反倒是有些满不在乎,自从三个月前送东西来后,就只是在三、四天前派了个伙计来询问过回音。”做买卖你急他缓这是商家大忌,那罗某人虽辨不出那批玉器的来历,但显然也察觉出此非凡品,想要得到这批玉器,看来还得颇费些周折。说到在生意场上你来我往的玩手段、耍计谋,杨括也算得上是此中老手,那么些个大风大浪都经历过的他,岂是一个小老板轻易就能对付得了的,为求稳妥,他还嘱咐二人道:“到了那后,你们别露出关切的神态,也别刻意去装作轻视一切,我自有安排。”谭管事与文定也不是初出茅庐的新手,自然也是明白其中奥妙的,谭管事连连点头,还不忘多加上一句,“还要和其他人说说,别在小的地方没注意,让人给看出来了。”“哎!其他人倒是还好。”文定顿了顿,脑袋朝紫鹃的背影偏了偏道:“就是她,难以让人放心呀!”杨括与谭管事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这两人隔三差五的来几段斗嘴,倒也为这沉闷的旅途平添了几分趣味。坐在老威旁边的紫鹃,却没察觉到后面三人的异样,因为此时她的心情糟糕透了。原本畅通的道路上突然出现七八个骑马之人,这些人慢吞吞的行走在前面,大多还是袒胸露背,极不雅观,相互间有说有笑的,丝毫没有将旁人放在眼里。原本可以供两辆马车同时行驶的大道,就被这几个荡检逾闲的杂人给生生的拦住了。虽然心中恨不得就这样撞过去,好教训一下这些浪荡子,可是自己横生事端,肯定不是其他人乐于看到的,紫鹃唯有勒住僵绳,陡然将速度降下来,紧跟在这群人的后面。后面那辆马车见不到前面的情形,车夫看着他们突然停下来,连忙死死的勒住僵绳。虽没撞上,但车厢内打坐的王娴,人小坐不住,眼看就要飞出去了,只感到身后凭空有股力量将自己又拉回原位。而文定他们则是人仰马翻的,差点都给摔了出来,突遭巨变,正要责问紫鹃,却听见她叫喊道:“这路是你们家开的吗?这么个走法,其他人都别走了。”在他们掀开帘子的时侯,便看见那七八个横眉竖眼之人。只听其中一人怪叫道:“这个妹子,脾气哪个楞个大?”他身边的众人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紫鹃火冒三丈,刚要出手,又听见前方传来高亮的声音道:“格老子的,你们这群瓜娃子,要你们跟的起,跟的起。才一时走开了,你们就安逸和很呐。”那人骑着马赶到他们跟前,正要数落这群手下,在见到坐在马车上生气的紫鹃后,突然又哑然了。这时的紫鹃两腮气鼓鼓的,看清那来人认出来了,就是昨天在朝天门遇上的那个疯言疯语的家伙,那一对贼目竟然又瞪直了望向自己,看见他就让人生气。“坤哥,唉,坤哥。”身边一人摇了摇失神的那位。坤哥方才醒过来,道:“撒子事吗?”“怎么了嘛!赶路呀!”在手下的催促下,那坤哥才在众人的簇拥下纵马而去,而紫鹃那紧握着剑柄的手也松开了。文定等人也暗自松了口气,还好这事没闹大, 正版真人棋牌游戏这要是以前的紫鹃, 真人棋牌游戏大厅恐怕早已打过去了, 网上真人棋牌游戏软件看来这一个多月让她也懂得了不少, 网上手游棋牌平台起码不再像以前那么冲动了。不过对于这种长进,紫鹃显得并不十分乐意,她撅着嘴瞪着他们离去,心下后悔自己怎么在不知不觉中,变的有点像那个无能商人,顾忌这,忌讳那了她兴味索然的将马鞭交还给老威,两辆马车再度起程。而就在这时,从那群人中间插出一双人马,攀到小山丘上。一道浓厚的歌声传来,“高高山上一树槐,手扎槐花望郎来。娘问女儿为什么,我望槐花几时开,哥是天上一条龙,妹是地上花一蓬,龙不翻身不雨,雨不洒花花不红。”连着唱了好几遍。如此直白的歌声,让紫鹃双须涨红,躲进了车里,车厢里的三人则皆是面生春色,还极力忍着,紫鹃则更是尴尬,说道:“想笑就笑吧!看你们这一个个的也不怕憋出病来。”见她双目生怨,文定打圆场率先说道:“呵呵,这里人倒是满热情的。”他的话让旁边一直就憋的很辛苦的二人再也忍不住了,霎时间爆笑起来。紫鹃则是七窍生烟,一把拧过他的耳朵,口里还骂道:“你找死呀!”文定惨叫的声音立即响起:“疼,疼,松手呀!疼。”车厢里的其他二人,皆是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放任紫鹃暴行的主要缘故是,谁也不愿意自己惹祸上身。那位朱老大从山丘上下来,追上自己的兄弟们。一个兄弟打趣道:“哥子,你今日头的兴致好高哟,再来两首嘛!”朱老大笑骂道:“我吃多了,唱唱歌通通气不行是吧!多嘴多舌的,哥子的事要你来管,给我前头探路去。”一扬脚踢了他坐骑一脚,马儿立时嘶叫了一声,快速向前跑去,一干人笑起这倒霉蛋来。整整经过了五天的车程,终于到达成都了,“一年成邑,二年成都”,自古蜀王开明九世首次在此选址建都后,成都便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三国时的汉室宗亲刘备,便是在成都立都城,建立了蜀汉王朝,延续汉家天下。本来早已到了城门下,只是在城门口遇到严密的盘查,不论是出入城门都得经过好几道盘查。一直到正午时分,文定他们一行两辆马车才进的城门。进了城门,又发现城内四处皆是一队队的差役,来回巡逻戒备,整个成都的气氛都透着森严。文定惊讶之余,将市子放下向谭管事请教道:“谭管事,成都如此风雨不透的搜查,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呀!”谭管事久居在重庆府,对于成都也是常来常往,只是此时见到官府这异常严密的布置,也是摸不着头脑,诧异的说道,“没听说有什么大人物要来成都呀!”“不,你们看那些差役脸上,个个是如临大敌的神色,一定是有什么严重的大事发生了,才让他们如此的紧张。”多年的经验让杨括明显比他们两个观察的仔细。“大事?”谭管事在脑中思量了一阵,还是想不起有何事,大概事发的时间不长,见到此景象不免有些忧虑的说道,“真是不巧,可别搅了我们这次买卖呀!”杨括的心中也是忧心不已,再次提醒他们道:“这次买卖大家都不要声张,我们尽量悄悄来,悄悄走,避免横生枝节。”谭管事自然是点头称“是”。紫鹃也附和答应,综合新闻却察觉到文定的双眼正注视着自己,眼中尽是怀疑的神色,心下知道他是信不过自己,不由得横了他一眼,嗔怒道:“你看什么看呀!既然答应了不惹事,我就一定会管住自己的。”“那就好。”文定他们虽然还不是完全放心,但姑且也只能见招拆招了。看见他们脸上皆是将信将疑的表情,紫鹃便暗自有气,竟然不相信她的保证,仿佛自己在他们的印象中是言而无信之人一般。气的她将头扭向没人的地方,心下想起门主的一句话——“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入城后,燕小姐和王娴那辆马车先去客栈安置下来,而文定他们则直接去成兴玉器行接洽老威来回渝、锦也不下二三十次了,对成兴王器行也不陌生他径直就将马车赶到玉器行门口,停下车对车棚里的几位道:“成兴玉器行到了。”经过一个半月的跋涉,终于是到地头了,文定他们掀开车帘,步下车来,预备面对真正的争斗。可当他们纷纷下车后,才看见成兴玉器行的店门给严严实实的锁住了,里面更是一点人声都没有,好像是一间空房子。紫鹃有些不解的问道:“才刚刚正午呀!这么早就不做生意了,这家老板倒是挺看的开呀!”事情肯定不会像她说的这般,他们中唯一算是与罗老板打过交道的谭管事,说道:“这位罗老板平时对手下的伙计甚是苛刻,稍有差池就是责骂不休,动不动还喜欢扣他们的工钱,照理说不会平白无故让他们歇业呀。”看他们这样猜测也不会有结果,杨括拉着一位路人问道:“请问这位小哥,这成兴玉器行的人都哪去了呀?”那路人惊恐的望着他,连忙摇头道:“不知道,不知道。”说着,三步做两步快速走开了。这么个小门面,路人不知道它的情况也不稀奇,文定来到玉器行相邻的一间布料店,一进门,柜台就殷勤的招呼道,“客官,您是来看布料的吧!您可真是有眼光本店的布料质量上乘,价格公道,在这蓉城里可算是数一数二的,保管能让您满意。”文定先告罪道:“掌柜的,不好意恩,在下非是来买布的,是有一事不明,还望您能指教。”听闻他不是来买布的,掌柜的热情立即降了下来,无精打采的回道,“原来不是买东西的呀!有什么事问吧!事先说明,我可不一定知道呀!”“这件事您一定会知道的”文定欣喜的问道,“请问您,贵铺隔壁成兴玉器行的人怎么一个都不见了,您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布店掌柜惊愕的望着文定,停了一会忙急着说道,“不知道,一点也不知道”还急走两步,将文定赶出了自己的店铺。站在门外的紫鹃见他将文定轰了出来,伸手将其挡下,愤愤不平的喊道,“不说就不说,干嘛动手动脚的?”布店掌柜厌恶的说道:“不买东西就走开,别碍着我做生意。”紫鹃还要上前理论,文定急忙将她拉回到众人处。这时杨括他们已经问过了好几位路人,初时还好,一听说是问玉器行之事,个个都像躲瘟疫般躲着他们。杨括询问道:“你们那边怎么样?”文定无奈的对他们道:“还是一无所获呀!”“不但如此,那人态度还十分的恶劣,本来我想骂骂那人的,可他硬是把我给拉了过来。”文定安抚她道:“算了,一点小事你和人家计较个什么呀!不是说好了要忍吗?”这才过了多久的时间呀!这丫头就忘记自己的承诺了。杨括真是一头的雾水,怎么突然间一个人都不剩了呢!向谭管事问道,“老谭,你说这罗老板前些日子还派人去找过你吗?”谭管事答道:“是呀!就在你们到的几天前,算起来离今天也就只不过十日的光阴呀!”怎么一下子所有的人都不见了,这如何是好呀?我也只是知道他的店铺而已。烦就烦在只要他们一问玉器行的事,别人就躲的远远的,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找呀!这时赶马的老威突然上前叫道:“杨管事、谭管事。”“怎么了老威?”老威道:“那个罗老板的宅院我倒是知道,离这不到三条街就到了。”谭管事也恍然想起来了,说道:“对,对,老威以前给那个罗老板送过几次货。”“是呀!那个罗老板老是不放心将东西放在铺子里,每次都是要我直接送到他家里去。”柳暗花明,杨括连忙说道:“走,我们快去那罗府瞧瞧,到底是怎么回事。”五人立即上车,老成一声“驾”,马蹄声又再度响起。如果说玉器行让他们感到怪异,那眼前的罗府就更让人觉得不知所措了。刚一下车,就在老威的惊呼中,他们看见两盏白灯笼,上面都是一个“奠”字。而大门紧锁,交叉之处则贴有封条,封条上盖的是“成都府衙”的字样有何变故,竟连家都给封了?看来这次的买卖十之八九是要黄了。今日注定不是吉日,文定他们还没从震惊中醒转过来,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队衙门的差役朝着他们跑了过来。为首之人一声令下:“就是他们,给我通通围起来。”便看见那些个差役将自己等团团围住。紫鹃情急之下便想要拨剑,文定死死的拽住她的手,小声说道:“别冲动,这可是官兵,一切随机应变。”几人紧紧的靠在一起,谭管事吓的双脚只打颤,还是杨括摇起手来,道:“别,别,官爷您这是要干嘛呀!我们可都是本分的买卖人呀!”“买卖人?买卖人出门还要带兵器吗?”那名捕快模样的差人,一手指着紫鹃手中的青锋剑,一手紧紧抓着自己的钢刀,双眼警惕的望着文定他们。文定忙解释道:“官爷,这是我等带在路上防身用的,我等皆是正经的商人,不信您可以查看我们的路条。”说着将手缩进怀里,掏出由汉口衙门领发的路条。那捕快眼见文定将手伸进怀里,立刻向后退了两步,隐身在几名差役背后,喊道:“你想干嘛?别想胡来,这可是烈日之下,大街之上,只要敢妄动,我们兄弟可要让你立时血溅五步。”这罗府的案子太恐怖了,连着几日,整座蓉城都是人心惶惶的,连他们这些擒贼的官差心中也都是诚惶诚恐的,每日上差就只盼着不要遇上歹徒。文定只得小心翼翼的,用手指将路条给缓缓的夹出来,说道:“官爷,这是路条,请您验看。”那捕快尴尬的咳了两声,吩咐手下的衙役从文定手上将路条接过来,查看一会后,喃喃的说道:“哦,汉口开出的,经商。”捕快警惕的神经也终于松懈下来了知道他们不是那些恶徒,他的语气也横了起来:“这年头,要弄张路引有什么难的,这也证明不了你们的清白。”瞧着他那目中无人的神情,紫鹃心中就冒出股冲动,要不是她还记得自己许下的承诺,早就按撩不住,对他不客气了。“哪能呀!官爷,我们是接到这成兴玉器行罗老板的邀请,来成都与他做买卖的,还望您一定要细查。”杨括也将自己等人的路条拿出来,合在一起递与身边的差役,还暗自往里面添加了一张银票,阎王好惹,小鬼难缠,这些人不给他们点甜头,就会缠着你没完。差役接过这叠路条,暗暗的瞧了一眼,顿时是喜上眉梢,不敢退疑,又忙将这些递与头头,还在他耳边悄悄的说道:“范头,这些人真大方,一出手就是这个数。”差役在背着人的地方,偷偷给他做了个“五”的手势。范捕快自然是心领神会,对他们的态度也立时有了变化,善意的告诫他们道:“只怕你们是要白跑一趟了,这成兴玉器行已经不复存在了,那买卖更是从何谈起。”适才就有的一股笼罩在众人心中的不祥预兆真的成真了,来回数月就是等到这个收场,杨括心中实在是难以平息,小心的向范浦快问道:“请问官爷,这罗府到底是出何事了,我们一路走来,遇上的人都不肯将这件事说给我们听,还请官爷一定赐教,回去我也好和我们东家有个交代。”收了人家的好处,这点小忙自然还是要帮的,范捕快先叹了口气,娓娓道:“这也不能怪他们躲着你们,这件事实在是太令人毛骨悚然了。你们还不知道吧!这成兴玉器行罗老板一家三代一十三口人,一夜之间全部被人给杀了。”罗老板全家十三人皆被杀了,文定他们都没料到事情竟会有如此严重,而范捕快却还有更为骇人听闻的后续。只见他双眼无神,直直的垂望着无人的地方,言语显得苍白无力:“回想起那场面就让人不觉胆寒,十三口人东倒西歪的躺在里面走廊上、客厅里、卧房里,到处都是,最远的一个还逃到大门口,再一步就可以逃出去了。罗府里罗老板及夫人、两个儿子以及儿媳、一个女儿、一个孙子、一个孙女,还有仆人们没一个活口,最小的孙子还不到满岁。这伙歹人鸡犬不留,真是禽兽不如呀!”虽已过了数日,然而身边的衙役们回想起当日所见,还是不由得浑身颤动。整个罗府就成了一个修罗场,四处都是伏尸,鲜血溅的到处都是。最惨的要数罗守财那两位儿媳,以及那待字闺中的女儿,尸首上不堪入目的惨状,明显说明在她们咽气之前,还遭受了蒙尘之难。范捕快当差吃粮已经有十来个年头了,经手的大案小案也不下百十起,可如此丧心病狂,灭绝人性的匪徒还是初次遇上。这件灭门惨案不但让成都的百姓惊恐万状,也让成都府的知府林大人盛怒不已,下令在各城门布下重兵,严查进出行人,特别是那些行迹诡异又想潜出成都的,稍有不对便下狱盘查在成都府内更是挨家挨户的来回搜索,以求让凶徒无所遁行。这么大的局面,仅仅只靠知府衙门里那百十个捕快、衙役肯定不够为此,成都知府还专门向成都守备告急,请他带领着城防官兵协助缉贼。一时之间成都的大贼、小盗倒是拿住了不少,成都的治安可谓是到了夜不闭户的程度,然而就算是如此大的声势,也未曾缉拿住那贼寇,就连是何人所为也是浑然无知。匪徒竟如此的猖獗,让众人的心中都不由得直冒寒气,这陡然巨变,也让众人之前的一切准备化为泡影。谭管事又向范捕快求证道:“请问大人,这案子是什么时侯的事呀!这罗老板十日前还曾派人去重庆与我联系,就过么几日,全家就没了,这是怎么说的呀!”心下对这事还是难以置信。范捕快答道,“就是在四夭前的夜里,这事还要请各位随我回衙门一趟。”杨括一听还是要去衙门,忙回道:“大人,小人等是刚刚六城,四五夭前只怕还在重庆府呀!不信还可以请城门上的官爷为我们作证。”范捕快知道他是有所误会,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这几日一直找不到线索,所以林知府下令,请与成兴玉器行有关系的人,都到衙门谈一谈,主要是想看能否从其中找出罪犯行凶的目的,只是大概的请诸位谈谈,一会工夫就行,无需各位多少时间的。”原来只是协助办案,文定等人心中稍稍安定,城门守卫那边毕竟有他们进出城的记录实在不行,杨括身上还有燕翔号在重庆府上岸时办理的手续,绝没可能在四天前来此的。民不与官斗,特别是这种时候,如果嫌烦琐不与他们合作,那就是给自己找麻烦。杨括与文定安抚住急躁的紫鹃,随着范捕快往知府衙门行去。

  原标题:黄山北大门29日恢复开放 日接待1500人以内

原标题:Uzi招牌英雄大加强,网友:乌兹快回来啊

  原标题:未按规定设分类垃圾桶,这家超市被立案调查

,,炸金花棋牌游戏下载大全